考研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52|回复: 3

2019心理学课外书籍推荐之《疯子》

[复制链接]

32万

主题

32万

帖子

98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982478
发表于 2018-10-23 21:57:44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心理学专业课的复习比较枯燥,这就需要同学们在枯燥的学习中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,比如看一看相关书籍,下面中公考研小编为大家介绍这本《疯子》:
  内文选摘
  谢莉尔终于梳好了她的头发,然后打开皮夹把梳子讲究地放进去,再啪地关上了。一时间我注意到她看上去有什么不同,但是又不确定是什么。她的裙子好像有什么变化,似乎是松了,她瘦了吗?我上周没有注意到,从上次见她后她瘦了那么多吗?说不定是突然开始厌食,或者是易饿病。我应该要仔细听听她说的话,从中找些有关食物或者进食的资料。
  她坐到椅子上,摆出一副阴沉沉的表情。从我们走进房间里来她第一次看向我,她的眼睛显得呆滞而疲惫,但仍充满刺穿力。
  “我几乎昨天晚上一直都在做这件事。”她忽然开口道。
  我静静等着,她还要继续说什么?……没有了,她已经发完了言正等着我的回答。球现在传到了我手上,保持长久的寂静对治疗毫无帮助。
  “做什么呢?”
  “自杀!你怎么认为?!”她瞪着我,然后拉着她皮夹上的一根松动的绳子,痛苦的表情在她脸上闪过。
  “看来你很生气,我没想到你会那么受伤。”
  “你从来不理解我!你从来不想理解我,因为你从未关心过我。我只不过是你的一个病人,一具待检测的标本。你们都是一样的家伙。”
  “你在我们的会面开始前竟然就感到受伤了。”
  “在5分钟前,就在你到这里前!你又迟到了。”
  “是的,你说得不错,我必须为此道歉。你是因为感到受伤了所以才离开的吗?”
  “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你不在我的办公室里,我看到你沿着走廊离开。我跟上了你,你也看到了我,但是你还是没停下。”
  她继续拉着她的皮夹。
  “谢莉尔,我想你是感到受伤了,所以生气离开了。但是你很想知道我是否会跟上你,你可能是在想要是我跟上了,那么我就是关心你的;要是我没有那么做,那就是不关心你。你是在测试我,就像你用自杀倾向测试我一样,你现在做的也一样。”
  紧张感从她身上涌出,她生气的表情慢慢缓和成了一副冷静、几乎平静的表情。有那么一瞬我看她朝我瞥了一眼,就像是好女孩儿那样的眼光——无辜的、纯洁的孩子。她的父母总是用暴力对待她却从未意识到这样做带给她的心理伤害,他们对于养育孩子彻底失格,既不能肯定她的特别,也无法给予她所有孩子在茁壮成长中都需要的无条件关注。取而代之,他们反而通过身体和心理上对她的虐待来使自己从自恶中净化,要么就完全忽视她。她的母亲从不告诉她爱她,甚至从来不触碰她,有次谢莉尔生日她故意给她买了不合身的衣服做礼物,这样她就可以退回去,连换一件礼物都不愿意。谢莉尔是被憎恨的孩子,是不存在的人。但她的父母却曾受着来自他们父母同样的折磨。那么究竟是谁的错呢?在这个无尽的代代连锁里,问题到底是从何处开始的?如果我帮助了谢莉尔,那这个循环就可能被打破。
  “我昨晚做梦了,”谢莉尔说,“我梦到和我父亲一起乘摩托车,我坐在他后面,我的手抱着他的腰。我现在还能感觉到那个坐骑,它是那么柔软,像是毛巾布或者是丝质的。我们停在了医院前面,我想就是我切掉扁桃体的那家医院。他让我下车,但我不想,他就对我大喊大叫把我推了下去,我想爬回去,但是他已经开走了。我在医院里到处跑,我很害怕,非常恐惧,然后我迷路了。有人抓住了我,是杰夫,我的另一个治疗师。我想他是想让我别动,但我吓坏了,挣扎着要逃脱。所以我咬了他的手指,血喷出来溅了我们一身,溅得到处都是,然后有什么白色的东西跑了出来,像是白血球。接着我看到了你,你正看着我们,我向你伸出手去……我就记得这些了。”
  哇喔!有些人说梦境只是毫无意义的幻想,是大脑进入睡眠时神经元躁动附带而来的杂音。全是胡说八道!这个梦里充满了意义,多到能将我湮没。我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,但是我才不会让机会白白溜走,我必须要试试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7714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6162
发表于 2018-10-23 22:45:40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“你父亲离开你时你还很小,你觉得被抛弃了,又很害怕。从那之后你一直有这样的感觉,这也是你会来这个医院的部分原因——去找到他,寻找到什么人来填补这个缺口。你觉得也许杰夫能够让你感到完整,你觉得也许能从他那里找到拼图的一块,但是你不知道他是否可以信任。他离开了你,离开得太快了,就像你父亲一样,这样很伤害你。你为此生气,现在你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也会这样做。”
  一时间她沉默了,陷入了深深的沉思,深探着她生命的谜题里缺失的那些碎片。渐渐地她的眼里充盈了泪水:“我父亲并不想离开的,他爱我。他是个很棒的人,从任何地方来讲都是完美的父亲。他是不得不走,他们逼他的,是我妈逼他的。对爸爸来讲,她比婊子还不如,对我来说也一样。都是她的错爸爸才会走的,她从来没爱过我们。我恨她,我真希望是她走了!我恨不得她死了才好!”
  这些词语仿佛是尖刀划过她的心脏,她僵坐在了那边。就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希望已经成真时,她开始了啜泣,眼泪从鼻尖上滚滚淌下,滴落在她皮夹深色的皮革上。
  我等待着。
  慢慢地,她停止了哭泣。
  “你一直崇拜着父亲,同时憎恶着母亲,你将他们分为了好人和坏人。但是现在你母亲已经去世了,你感到失去了她,你觉得痛苦,也深感罪恶。”
  她开始有节奏地开开关关她的皮夹,每做一次后都伴着金属敲击着关闭的声音。她空洞地看着它,静静等着,也许是期待着什么东西冒出来。
  “我昨晚听到了她的声音。”
  “你母亲的?”
  “我躺在床上时,我听到了她的声音。”
  我静待着,不确定该怎么继续。她又开始出现幻觉了,也许是因为我们谈话进展得太快,或许我应该帮助她进行现实验证,帮她意识到自己又代偿失调了。但是,之后我也许应该解开幻觉的意义。我回忆起了一个老导师的警告:如果有疑惑,那什么也别说。
  谢莉尔仿佛没有注意到我的沉默:“有时我觉得她不是真的……真的已经去世了,她其实还在这儿。”
  “在某种意义上,她确实还在。她也许去世了,但那是在生理上的死亡,在你心里她依旧活着。”
  她看上去没有反应,我不确定她是否听到了我的话。她的声音很无力:“我在来这儿的路上焦虑又发作了,就在巴士上。我的手臂忽然很痛,痛到无法呼吸,它就像是心脏病发作,和我母亲得的一样。我真的以为自己会死掉,每个人都盯着我看,我想跑开,但是根本做不到。”
  “这次发作让你更靠近你死去的母亲,你变得像她。同时,这也是惩罚,你惩罚你自己,因为你充满了自己对她死亡存有期待这种罪恶感。同时在你内心,这也是对她的惩罚,因为她不被允许离开。”
  再一次地,她哭了,眼泪从脸颊上滑落,滴在了敞开的皮夹上,也滴落在她零星破落的碎裂人生上。
  “她为什么要那样说?为什么?”
  “说什么?”
  “在医院,就是那一晚她……那晚她拉着我的手,她告诉我她爱我。她为什么要说谎?”
  “也许那并不是个谎言。”
  从她的眼泪里闪过一丝愤怒:“一定是的,她像垃圾那样对待我,从来没和我说过那种话——从来没有。”
  “也许有些事让她难以对你说出口,但是在后,在她离世前她必须要说出来。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7657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6044
发表于 2018-10-23 23:41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一段长久的停顿后,她缓缓开口:“你也要离我而去吗?”
  这是关键地方,我必须要小心对待不要让它出现差错:“我会和你一起待到七月,记得我们以前说过的。我只能在这里,在这个医院待一年。但是你却不这么看,对你来说我要离开这件事听上去就像是我抛弃了你。”
  “和杰夫抛弃了我一样。”
  “杰夫没有抛弃你,他是个心理学实习生,就和我一样。他只能在这里工作一年,所以他走了后把你移交给了我。他很努力地帮助我来理解你的问题所在,这样我才能继续帮助你。不过我明白对你而言这就像是抛弃,像是你父亲离开你时一样。你觉得非常的痛苦,被遗弃的痛苦让你想杀死自己。也许当我离开时你也会再次产生同样的感觉,所以我们谈谈这件事是很重要的,在我真的离开很久之前就谈谈。”
  沉默再次降临。
  “我没必要用药。”
  我静静等着。
  “它让我的腿痉挛。”
  “我想我们应该和戈德斯坦博士说下。”
  “我恨那个婊子,你干吗要让我找她,你就不能找其他人给我药物处理吗?我不需要她,我需要的只有你。我们不需要那个婊子!”
  “我知道你看她什么都是坏的,但是她也关心你,她真的是想帮助……你把药都怎么处理了?”
  “我还在用。”她说着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。
  “谢莉尔,我们规定每周发配药物,所以你不能在同一时间用太多,你知道那样很不安全。那样诱惑太大,把多余的部分带来给我,或者给戈德斯坦博士。”
  她再次开始开开关关皮夹:“有时候我想你不是真的要离开,你会一直在这里,在别的地方,只是你不想告诉我。”
  “我不会骗你,就像你父亲一样,我是真的要走的。”
  她脸上瞬间露出了受伤的表情:“你离开了,但是我却留下来,每个人都在继续前进,只有我除外。”
  “总有一天你也会前行的。”
  “当你离开时,我一定无法处理那种心情,我知道我会崩溃的。我需要你。”
  “你可能会崩溃,甚至想要自杀,也许你会这么做来把我留在这里,用这种方式表达你离开我活不下去。我也许有一天会不在这里了,但是会有别的治疗师来,而且除此以外,你也许可以继续带着我的一部分。”
  她焦躁地坐在椅子上,眼神变得熠熠发光,她把椅子倾到一边,将皮夹扔到了地上。皮夹翻倒过去,滑出了她的钥匙,后还有她的梳子。但她像是根本没有注意到。
  “上次我们会面后,我没有直接回家,而是等在了大厅里。我看到你离开,走到你的车里面。”
  “是的,我也看到你了。”我回答道,忽然想起了这件事情。我又怎么会忘记呢?
  “我想过你,想过我们在一起。”
  我感到不自在,但也说不清原因。我开口了,虽然我说的话感觉不太对:“我们会在一起,一直到7月。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7555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5842
发表于 2018-10-24 00:27:53 | 显示全部楼层

  她没有回答。慢慢地她抬起手移向喉咙的位置,那里有她裙子的高的纽扣,看上去她几乎像被催眠般摆弄着它,像是迷失在了温柔、甜美的梦里。
  “是的,在一起。”她说着抬起了头,视线与我相交。
  我的心抽紧了,我觉得她望到了我内心深处。到底发生什么了?
  她裙子的高纽扣打开了,我忽然意识到那下面的两颗纽扣没有系住。她的裙子缓缓散开,几乎褪到了她胃部的位置,暴露出了她胸前柔软的深沟。
  那些扣子怎么会解开的?还是它们一直都开着?
  她站了起来,我感到理智迅速离我而去,我的心狂跳起来。
  “谢莉尔……”我微弱地呢喃道。
  她自上拉下了裙子的半边,露出了裸露的肩膀。
  我僵住了。
  她又从肩上拉下了另一边的裙子,整条裙子一下子滑落到了地上,团在她的脚边。她裙子下什么也没穿,彻底赤裸着。
  我的大脑里一片混乱,舌头像是麻痹了般在喉咙里不得动弹,窘迫感闪过我的全身。我觉得我被迫暴露了,就像裸露的她一样,是如此的易受伤害。我无法将双眼从她身上抽离,我被深深地迷惑了。
  她的膝盖颤抖着,眼神游离不定。她正要就这样走出去!
  我努力组织语言,而说出的话却仿佛是出自他人之口,狠狠刺入这如梦似幻的情节里。
  “谢莉尔,穿上衣服。”
  她的眼睛瞬间张得很大,其中再次注入了意识,然后取而代之的是恐慌。她双手颤抖着,拉上裙子系上扣子。“我必须走了。”她焦虑道。
  “我们应该谈谈。”我回答道。
  “我必须走了。”她捡起皮夹,飞快地向门走去。
  “我们真的应该要谈谈这个,我想你能说说。”
  “不!”她大叫道。猛地开了门,消失在了门外。我感到很混乱,迟疑了一下,这才走到了门口去,只看到了她漆黑的长发和火红的裙子扫过了拐角。
  “像一条飞龙。”我对自己喃喃道。
  以上就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“2019心理学课外书籍推荐之《疯子》”的相关信息,希望对大家有帮助,预祝同学们都能顺利的通过考试!
  相关推荐:
  2019心理学考研:五大复习方法
  2019心理学考研3大复习误区
  2019心理学考研:347各科经典书目推荐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手机版|Archiver|新都网 ( 京ICP备09058993号 )

GMT+8, 2018-11-17 10:31 , Processed in 0.071908 second(s), 7 queries , WinCache On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